<optgroup id="uc00g"></optgroup>
<optgroup id="uc00g"></optgroup>
<code id="uc00g"><small id="uc00g"></small></code>
<center id="uc00g"></center>
 
用戶名 密碼
首頁 | 整車采購 | 零部件采購 | 設備采購 | 幫助
資訊首頁 行業動態 企業動態 政策法規 熱點評論
焦點新聞 OEM資訊 出口資訊 外商投資 新能源車
采購規范 采購動態 新產品動態
整車采購 零部件采購 設備采購
國內展會 國際展會
數據報告 行業會議
新聞搜索:  
  首頁 > 汽車資訊 > 新聞資訊 > 熱點評論 > 正文
董揚:何春陽——中國客車自主開發的領導者
作者:董揚 來源:中國汽車供應商網 發布時間:2022/5/26

幾天前,又一位老汽車人何春陽同志去世了,享年86歲。何老是我在中汽總公司的老領導、老學長,曾在工作中給我很多指導,我在職業生涯轉折中也常向他請教,但這些都不是我寫博客紀念他的原因。寫博客紀念他是因為他領導了中國客車的自主開發,開創了中國品牌自主開發的先河。

他在中汽總公司職務并不太高,是科技司的副司長,屬于中層干部。而他卻組織領導了當時獨樹一幟、轟動一時的客車聯合開發,組織一批中小型企業,聯合起來,依次自主開發了輕型客車、中型客車和大客車。產品水平大幅提高,成為當時市場上的主流產品。同時還帶動了一批企業發展壯大,長城汽車、江淮汽車、金龍客車、 宇通客車的發展都深得其益。我的老同事劉勻、李萬里同志在何老領導下,直接參與了各項工作。李萬里為此專門寫了回憶文章,并且錄了視頻,建議大家去看。

上世紀80年代,經過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內亂,中央決定改革開放,把工作重心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中國汽車產業面臨的形勢是,缺重少輕、轎車近乎空白,產品水平落后,生產能力不足,遠不能滿足國民經濟發展的需求。發展的主要方式是引進技術,包括合資生產。于是轎車搞了上海大眾、北京吉普和廣州標致等三個項目,重型卡車引進了斯太爾技術,輕型卡車引進了五十鈴技術,一批軍工企業引進了日本微型車技術。中型卡車屬于當時中國實力最強的車型,沒有引進整車,只引進了駕駛室、發動機、變速箱等專項技術。對于客車,當時還顧不上。于是何老看到了這個市場的需求和企業的需求,組織了客車的聯合開發。記得他曾親口對我說過,說他是部門副職,不管人事安排和職務升遷,不管項目審批和資金撥付,也不管出國計劃,但總是要為行業做一些事情?蛙嚠a品不夠顯要,生產企業也不夠大,排不進引進技術計劃,但市場又有需求,于是就搞客車聯合設計。

 具體的過程應該是,組織一批相關的客車和改裝車企業,選中一兩個國外先進對標產品,把主要部件拆開測繪仿制,由能力相對比較強的企業分頭去制造,然后拼成一個車型平臺,技術上大家共享,外形大家各自去做,價格自定,市場競爭。其結果是,沒有花費國家撥款和外匯,集中大家的技術長項,整體上大幅度提高了產品的水平,用市場定價的方法保證了各方的利益,為國家、為企業都帶來了很大的好處。在多數汽車產品都引進合資的大背景下,為中國汽車產業的技術進步,寫下了自主開發的濃墨重彩的一筆?蛙嚨穆摵祥_發,最先從6450輕型客車開始,后來又依次開展了中型客車、大客車的聯合開發,總體工作從80年代中期開始,等到2000年左右結束。中國客車產業的技術進步,除金杯海獅、南京依維柯客車等少數車型引進以外,主要是由客車聯合設計引領和影響的。需要補充說明的是,在當年技術人員和開發經驗奇缺的年代,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有一批從一汽和長春汽車研究所過來的,具有一定整車開發經驗的技術人員,以錢天蛟同志為代表,他們是客車聯合設計的技術骨干。

何老作為一位政府部門的中層領導干部,組織這樣大規模、長時間、多個企業的聯合合作是非常不容易的。關鍵是一無權二無錢,沒有國家撥款,也沒有像轎車項目那樣的市場準入優惠,全憑個人對于技術和市場的精確把握,個人的堅定意志、勤奮和無私,以及集中群體智慧和能力的高超領導藝術。在聯合設計的過程中,一要選中合適的對標車型,既要有市場需求,又要技術上難度不是太大;二要合理分派任務,讓各企業揚長避短,還需要個別輔導;三要在碰到一時難以克服的技術障礙時,適當地做出技術和工藝上的退讓;四要有勤奮、無私和強大意志,才能形成長期的核心凝聚力。據我所知,何老在聯合設計工作中,沒有取酬,沒有股份,全憑家國情懷和對事業、對技術的熱愛,做到了這一切。何老在客車行業和參與過聯合設計的企業中,是具有很高的威望的。我曾與魏建軍、左延安、安進、湯玉祥等著名企業家談論過何老,無不對何老充滿了尊敬,甚至崇拜。

關于6450客車項目,當年從政府管理的角度是有一些爭議的。所謂6450,指按照中國車型分類,長度為四米五的客車。聯合設計的6450,實際上是使用北京吉普212三類底盤改裝的硬頂吉普。在結構與性能方面,進行了提高乘坐舒適性和使用方便性的改進。在管理上,屬于客車類改裝車,不屬于政府嚴格管制準入的乘用車類。而在實際應用中,有很強的乘用車功能,相比于引進合資生產的轎車價格便宜很多,所以深受市場歡迎。但是這不屬于當時政府鼓勵的方向,政府部門的很多同事,對于何老領導的客車聯合設計并不贊成和支持,F在看來,當年的爭議是不必要的,完全應該支持并鼓勵企業按市場需求自主開發產品。更重要的是,6450聯合設計,開啟了中國自主品牌SUV發展的先河,F在星星之火已經燎原,長城汽車等中國品牌企業因之發展壯大。

由于文化革命中的一些歷史恩怨,一些老同志對何老是很有不同看法的。我所在的黨支部曾經討論過何老的入黨申請,支部已經通過,但是最后沒有批準。中國汽車工業科技進步獎評審委員會,也曾決定授予何老先進管理獎,但最終也沒有授予。無論如何,蓋棺論定,何老組織領導了中國客車的聯合設計,對于中國客車的技術進步和中國品牌汽車的發展有無可替代且不可磨滅的貢獻。我們應該永遠懷念他!


【作者簡介】

知名汽車產業評論家,清華大學汽車專業研究生、工學碩士。曾任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汽車工程學會副理事長、北汽集團總經理、北京汽車工程學會理事長、北京市人大代表。曾發表過近百篇汽車產業發展評論,F任中國電動汽車百人會副理事長、中國汽車芯片產業創新戰略聯盟理事長





標簽

  更多相關新聞
·阿維塔11及011全球正式發布
·上汽集團:7月份銷量超50萬輛同比大增43.7%,今年累計“由負轉正”
·上汽大眾ID.純電家族7月銷售10,086輛
·長城汽車:7月銷售101,920輛 同比增長11.32%
·現代汽車中國首家城市展廳“現代薈·北京”正式開業
·新奧迪A6L正式上市
·重慶武漢“雙城”無人化政策突破,拉開中國無人駕駛時代大幕
·五菱新能源走向世界!全球車Air ev首站登陸印尼
 展會專題 >>
本月展會
·WBE2022世界電池產業博覽會暨第七屆亞太電
·2022德國漢諾威商用車展(漢諾威,2022年
 
 焦點新聞 >>
·中汽協:7月汽車銷售增加29.7%
·中汽協:2022年6月銷售增長23.8%
·商務部等促進汽車流通、消費重要舉措
·中汽協:5月銷量同比下降12.6%
·國務院:2升及以下減半征收購置稅
·財政部:加大新能源汽車政府采購力度
·某大型汽車集團緊急采購量產零部件
·中汽協:疫情影響4月銷量斷崖式下滑
·工信部:促進汽車產業鏈平穩健康發展
·工信部著手解決汽車供應鏈問題
 
 數據報告 >>
·乘聯會:7月新能源乘用車批發銷量同比增123.
·主要汽車企業2022年7月份銷量數據
·2022年1-6月前十家SUV生產企業銷售情況
·乘聯會:7月第三周乘用車市場零售42.5萬輛
·2022年1-6月排名前十位省市客車銷售情況簡
·2022年1-6月前十家汽車生產企業銷售情況簡
·2022年上半年前十位SUV品牌銷量排名
·2022年上半年前十位轎車品牌銷量排名
· 2022年6月中國品牌乘用車銷售簡析
·2022年6月商用車產銷情況簡析
 
 行業動態 >>
·福建全省將布點建設200個共享司機之家
·關于《浙江省商務廳等17部門關于進一步搞活汽車
·廣州市規劃和自然資源局關于征求《廣州市規劃和自
·電裝、麥格納、舍弗勒等狂跌背后,跨國零部件巨頭
·商務部:阿根廷發布對華汽車及拖拉機散熱器反傾銷
·汽車行業上半年運行遭受顯著沖擊 營業收入與利潤
·最后18輛完成交付 寶馬i3正式停產
·關于《自動駕駛汽車運輸安全服務指南(試行)》(
·現代汽車中國首家城市展廳“現代薈·北京”正式開
·墨西哥7月汽車產量26萬輛
合作伙伴:
中國汽車改裝用品協會 中國電子商會 中國汽車工程學會 一汽集團 東風汽車集團 上汽集團 北汽控股 廣汽集團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 中國汽車報 《汽車零部件》雜志
企業推廣 | 廣告合作 | 友情鏈接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意見反饋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
版權所有:中國汽車供應商網 Copyright © 2015-2025   京ICP備09065995號
E-mail:service@qcgys.com 、info@qcgys.com
電話:010-88560270 68426043
QQ:3553216770
與汽車供應商網溝通

12萝呦免费视频,欧美亚洲国内自拍丝袜,男人扒开女人腿桶免费视频
<optgroup id="uc00g"></optgroup>
<optgroup id="uc00g"></optgroup>
<code id="uc00g"><small id="uc00g"></small></code>
<center id="uc00g"></center>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